Blurred

雷猴

【范二】窒息。

*沙滩救生员林x富家小少爷嘎
*送给朋友的生贺,试写梗,可能发展为长篇
*错误都属于我,他们不属于我
*食用愉快!:D

夕阳追逐着林在范赤裸的身躯,将他背脊上流线型的肌肉晒出深浅不一的阴影,像陡立险峻的山崖沟壑。他刚从海里游完一圈上岸来,水珠从他的鼻尖坠落,沿肌肉间的凹陷一路延伸进切割了完美人鱼线的泳裤之下。他五指伸进湿发里揉乱了,赤脚踩着沙滩,如一尊雕像般居高临下地看着享受太阳浴的王嘉尔。王嘉尔,万恶的资本主义,光鲜亮丽的小恶魔。林在范毫无办法。

王嘉尔将墨镜退到鼻梁下端,眼神咄咄逼人,拍了拍身边的空位:“体验完老年生活了?”林在范躺下来,双臂枕在脑袋后面:“谁都知道你包了这个沙滩了,小少爷。托您的福我这个救生员也算是失业了。”

“你可以救我。”王嘉尔笑了,他的笑容让林在范想到松鼠,或者狐狸更适合。他一翻身跨坐到救生员腰上,俯下身子凑近他耳畔用气声说:“救我。用你甜蜜的吻,你健壮的臂膀,你……”他的手指抚过林在范的唇角,滑到他精壮的胸肌,继而用屁股狠狠碾了一下林在范的下身,引得他发出一声短促的呻吟:“你还不够劲儿,宝贝。”然后王嘉尔和林在范对视了一秒,那一瞬间林在范能在他眼里看到挑衅和不可一世,这让他几乎生出了控制的念头,原始的兽欲。而小少爷在林在范能够捉住他前幸灾乐祸地跳进海里,林在范直接一个猛扎进水里追他,他又怎么逃得过训练有素的救生员的捕捉?

他在林在范的怀里像一条滑溜溜的活鱼,林在范要去吻他,他就一手海水掴到救生员脸上。吵吵闹闹的,林在范都没尝到什么甜头,那些不经意的无法掌握的瞬间让他不痛快,让他胸腔怒火中烧,他抬手把王嘉尔按进水里去,压在他身上束缚反抗的动作,迫他在水下张口呼吸,然后去吻他的小少爷,发疯般汲取王嘉尔口中的氧气。林在范让王嘉尔饮鸩止渴般索吻,被舔弄、被舌尖挑逗的快感席卷他的大脑,同时也让他感受氧气一点点从口中抽离的空虚感,让他逐渐被窒息的恐惧所裹挟;而原始的求生欲望只能让王嘉尔吻得更深,将一切都寄予在林在范身上。只一个吻置人于死地。

指甲抓挠在背脊火烧般的疼,林在范放轻了手臂力量,两人双双跃出水面,仰头大口呼吸着。林在范看着王嘉尔,被深吻过的双唇透着樱桃般饱满的色泽,让他莫名有一种保护欲和施虐欲。他托起王嘉尔的脸,力道之大让后者皱紧了眉头,那双湿润的鹿眼半是谴责半是意乱情迷,林在范忍不住将急促的鼻息喷吐在王嘉尔脸上,嗓音郑重而性感:“Jackson……你只能,看着我,倾听我,爱着我。”

王嘉尔闭上了双眼。然后他重新启唇,断断续续、孤注一掷地讲:“操我,混蛋。快点。”

评论(6)

热度(2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