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lurred

雷猴

一段自戏

想跟我玩硬汉风格?

粗糙二指摩挲柔软烟蒂深吸,尼古丁的魅惑将神经押获收割。蹙眉仰鄂长抒白烟,胡茬棘刺唇角干燥有待啃吻。右脚垂地皮靴碾踏尘土,铿锵声响颇有挫骨扬灰之势。宽大衣摆生风,活脱一混世魔王的痞样。笑意渐攀,取了唇间灭熄烟尾屈指一弹戳那人脸上,不徐不疾轻佻而真实地笑开口。

“别说你还想着那个给你摇尾巴的奇夫。”

他面色不善,不答话,只挥甩镣铐。厚掌得寸进尺拍击那布满淤青的颊面,长指一拢将一张铁青包公脸捏成猪头。咧开嘴笑得眼神炯炯,剑眉微挑玩味大发。

“钱老板是喜欢小奶狗,还是小狼狗啊?”



b,实在想找高队一起开各种au。有意者来扩个列?

评论(2)
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