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lurred

雷猴

初闻旧识(麦克雷视角)

*微76Mc,清水向
*错误都属于我,他们不属于我
*地点拼接有bug
*未完,食用愉快!:D


Chapter 0

“76,你为什么叫76?”

“因为不值得过去的姓名。”


Chapter 1

麦克雷第一次遇见那个士兵是在托比昂的酒吧里。

天气燥热非常,酒吧里很暗。麦克雷是这里的常客,他照例要了一杯马提尼。实际上这个酒吧鲜为人知,是托比昂特供给原守望先锋们齐聚的地方。而经历过所谓的大爆炸,午后一般是麦克雷的包场时间了。此时这个坐在角落的银发面具男很显然打破了这一常规。

他带着枪。麦克雷看了看男人身后背着的用黑色巾绢裹住的庞然物体,那差不多快到他半身高了。他理了理皱巴巴的牛仔帽。

“新的熟人?”麦克雷截住托比昂推过来的玻璃杯,半是玩笑半是正经地打听。他离开组织太久了,对新旧变迁一无所知,但托比昂这个老家伙还时时刻刻追踪着一丝一缕的消息。

托比昂快速地撅起下唇又瘪下去,不咸不淡地看了眼这个邋遢的牛仔,抬起假肢指了指:“这是76。士兵76号。”

衣着配色如同美国队长的男人缓缓抬起脑袋,麦克雷看见一条疤痕从眉心隐入面具后面;他朝麦克雷点了点头。“幸会。”后者好奇地瞧着他,出于礼貌也自报家门,酒馆又陷入了沉默。

真神秘,以号代名。他是被全球通缉了?喔,说到底我也一样嘛。麦克雷歪着嘴喝完杯里最后一滴酒,在吧台上扣下钱离开。关上门的瞬间他回头望了眼士兵76号的背影,他觉得有点眼熟。但他想不起来了,说不定是哪次悬赏的人头吧。


Chapter 2

麦克雷每天的生活除了上酒馆就是睡觉,从另一个角度来讲托比昂是他唯一的保持长久关系的人。所以当这个矮矮胖胖的老家伙要求麦克雷替他跑个远路,无论是关乎人情还是酒,他都挺乐意出去透透气的。即使在这之前他总得和老头吵吵嘴抗议一下。

多拉多是座很好的城镇啊。麦克雷唑了口雪茄,肩上扛着为托比昂置办的货物,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穿梭。他俯身拨开路中间撒欢的孩子,突然看到其中一只稚嫩的小手里握着个人形玩偶。

那是杰克莫里森。

他以为他这辈子都想不起这个人了,此时却清晰地听见他的声音。

“快跑!”他说。

“发什么愣呢,快跑!”

麦克雷回过神,发现周遭的人群充满恐慌与尖叫,他还没搞懂是怎么回事,连接多拉多和沃斯卡娅工业区的高墙轰出一记震耳欲聋的爆破声,石堆顷刻间化为齑粉,硝烟如洪水之势倾轧下来,枪支的交火瞬间击碎这个宁静祥和的幻想。烟雾灰尘无处不在,麦克雷抽枪朝爆炸处跑去,躲在一具建筑残骸后掩护,左轮上膛对准黑压压的浓烟,激烈的余波中首当其冲飞速突破的是一个高大的身影——“见鬼!这不是昨天那个代号小子吗!”

士兵受了伤却毫不为所动,每一次落脚都更有力地疾驰出去,拉开一段距离便躲在遮掩物后进行一轮扫射,弹道又稳又准。

即便是作为神枪手的麦克雷也予以赞同,但他不禁开始怀疑这小子的身份。他压低了帽檐遮挡爆破的尘土,既然是托比昂的熟人,应该不悬。即便悬,这种情况下也会出手相救,他早就看不惯沃斯卡娅的那帮行尸走肉了。麦克雷看了看齿间还留有三分之二的雪茄,咧嘴笑了,“来个挑战吧。”

当76发现不属于自己弹道的攻击准确无误地替他清理兵线时,他警惕地端起枪口追溯到始作俑者上,麦克雷抬起双手表示并无敌意,转了转手上的维和者后眼疾手快地射杀了76身边靠近的一个喽啰。

士兵绞紧的眉头略有松弛的迹象,麦克雷将那理解为感激的象征;然后他鬼使神差地做了个很久没用过的手势要76与他围剿——他突然意识到这是前守望先锋间的密号,刚要张口解释,便发现那士兵已然会意般纵身一跃到对面某段废墟掩盖下待机。

麦克雷来不及思考,他突然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恼火,但这不是时候。待一帮机器人扛把子冲过来,麦克雷当即丢出一个闪光弹,压枪两轮带走首波前锋,阻挡后方敌袭;另一边的士兵端枪射出三发螺旋飞弹,炸得中路乱作一团,纷纷送出场外;最后麦克雷稳步走到路中央,举起维和者持续缓冲,一连秒杀最后一群落水狗,眨眼间全军覆没。麦克雷理了理帽沿,摘下口中的雪茄,还剩余三分之一。他笑着丢掉了雪茄,皮靴跟在腾起的火星中践踏碾转。

It's high noon.

然后麦克雷举起左轮瞄准了士兵76号。

评论(2)

热度(20)